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先进典型 > 详细内容

破难铸就梦想

——水南区块征迁纪实(下)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1日 文章来源:天台县党建网 浏览次数: 253次




记者 许君  通讯员  丁琼莹

尽管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但每向前一步都需要“攻城拔寨”;尽管这是一个惠民利民的好项目,但依然需要啃下一块块“硬骨头”。

自2月底福溪街道拾得路及以北(水南)区块综合改造项目征迁指挥部成立以来,指挥部全体工作人员就投入了全天候的“作战”中。打擂台、竞比拼,讲方法、比智慧,多少的汗水、拼搏、激情和不眠之夜,终于换来了征迁户的真心笑容,收获了和谐征迁的多赢局面,也为水南村的美好明天展现完美的开端。

 

为民谋福祉,扎根在一线

他们是指挥部最早来最晚走的人

 

这是一场民生之战,不仅是攻坚项目,更是一种使命。时不我待、只争朝夕,项目还未启动,在福溪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的统筹安排下,年前一周时间内便完成了前期调查排摸工作。去年大年三十下午,街道党工委班子召开会议,对春节期间工作进行了安排与部署。正月初四,街道便召集县征收办、国土所等相关单位工作人员就项目启动工作进行会商。早谋划,早安排,早部署,为整个水南区块征迁工作开好了局、起好了步。

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管文新,县委副书记、县长潘军明多次来到指挥部督查、鼓劲,并作了重要指示。县委副书记崔波、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庞一飞、县政协副主席曹元新担任指挥部总指挥,总是靠前指挥、实地指导工作,并且和全体征迁工作人员一起在指挥部加班加点,坚守到深夜。

指挥部副指挥许希利、袁相伟、谢青孝、袁继欢以及街道其他党委班子成员,更像是一头头“老黄牛”,在统筹全局的同时包干重点、难点征迁户。“想得多、干得多”是他们在水南区块征迁指挥部工作期间100多个日夜的写照,他们每天清早就来到指挥部,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甚至通宵工作成了常态化。

他们是指挥部最早来的人,也是指挥部最晚走的人,无论多晚都坚持每日集中、碰头、会商,“案无积卷、事不过夜”。四个征迁攻坚组、六个综合组的正、副组长,起早贪黑,放弃节假日,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机会,一心扑在征迁工作中。他们带头加班加点,深入征迁户家做说服动员工作,带领各组成员咬定目标,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用,共破难关,砥砺前行,不断推进征迁工作向前发展。领导的率先垂范,为全体征迁工作人员树立了标杆,因此,大家也更有了底气和信心去面对这艰巨的挑战。

 

整整100天“连轴转”

舍小家一心只为征迁忙

 

水南区块征迁指挥部成员中,有福溪街道工作人员,有从相关部门和其他乡镇抽调过来的精英,还有已经快退休依然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的老干部,更有刚刚接触工作没几年,在征迁一线磨砺成长的小年青。他们曾经在不同的单位和岗位,做着全然不同的工作,但在这里,他们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即“水南区块一线征迁人”。这个名称意味着不怕苦,不怕累,不是钢铁,却必须有钢铁一样的信念——同心同力,全力以赴完成征迁任务。

征迁任务重、时间紧,怎么办?

来到水南区块征迁指挥部,就好像进入战争年代的战地指挥所,在这里计时不是钟表,而是倒计时牌上的数字。没有节假日,没有日夜,没有天晴下雨之分,只有一天天减少的计数,每个人都在心里较劲:“工作脚步要迈得再大点、再快一点!”

面对每天来指挥部咨询的群众,工作人员不厌其烦,一遍遍地给他们讲解政策、讲道理,直至群众理解。常常是群众满意而归,工作人员的喉咙已“冒烟”,办公室准备的金嗓子喉宝成了最日常的“零食”。

指挥部定下的“入户一小时”制度,要求工作人员每户征迁户家必到,将入户调查、思想动员工作做细做实。从吃了无数次的“闭门羹”,听了更多的“难听话”,到群众主动来指挥部签约,每做通一户征迁户思想工作,工作人员已记不清自己走了多少趟,在征迁户家中呆了多少时间。

三联村许某某新建的房屋在这次征迁范围内,属于违法建筑,而她又是外嫁女,房屋安置补偿政策基本对不上号,所以她对征迁工作非常抵触,甚至把原本住在养老院的老母亲也接到了家里“守门”,坚决拒绝征迁二组工作人员给她做工作。

面对征迁户的“门”都进不了,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工作人员上门一次不行,那就二次、三次,甚至几十次,想出各种办法,找来村干部,联系她的亲朋好友,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这才让许某某愿意坐下来和工作人员“聊一聊”。任凭许某某怎样发泄情绪上的不满,工作人员始终耐心、逐条为她解释政策,力求在政策范围内为她多争取些利益,真是煞费苦心。道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全心全意为许某某着想,终于打开了她的心结,同意签约。

参与评估、丈量工作的杨宜舒是位退休人员,本可以在家享享儿孙福了,但是当指挥部请他一起做评估、丈量工作时,他二话没说,主动来到指挥部参与绘图。每天6点多,他就来到指挥部。有时看到排班没有排上他,就主动提出要求,一定要将他排上,“我还干得动,每天把我安排上,多画些图,这样进度就能快点,预约的征迁户也能减少等待时间。”像杨宜舒这样的老同志在指挥部还有许多,如齐灵萧、陈瑛瑛、叶良印、汤伟志、陈统见等,这些已经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老同志用自己的“余热”,继续奋战在征迁一线,日夜坚守。他们不仅用自己的多年实践工作经验带领指挥部年轻的干部艰苦奋战,更用他们拼搏的精神,带动着年轻人在水南区块征迁工作中克服困难,勇挑重任,创先争优,作出贡献。

洪呈军是从县公安局抽调到水南区块征迁指挥部工作的,面对很多房屋户主信息不明等情况,他充分利用工作上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想方设法去获取户主信息,千方百计和征迁户取得联系,并一一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过程可能很麻烦,也费时间,但我们必须要把工作做到位,每一户征迁户都要走到、说到,确保他们充分了解政策,帮他们算好经济账,提早谋划”洪呈军深有感触地说。在指挥部,像洪呈军这样从其他单位抽调来的同志还有许多,但他们自来指挥部工作的第一天起,便将这份工作当成自己的本职工作,用百分之百的工作热情投入其中。

入户丈量、评估是水南区块综合改造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关系到整个项目的整体进度。由于涉及的征迁户多、难度大、情况复杂。征迁户既有水南本地户,也有外来户,更有一些违建户,丈量、评估工作一开始就遇到了许多阻力,当时又恰逢村和社区组织换届选举,选举过程相当复杂、繁琐,同样耗费征迁指挥部干部的时间和精力,“两手抓,一手都不能松”考验着这支铁军。为此,他们早上7点不到就进村忙选举,结束后没有任何休息又赶回指挥部做征迁户思想工作,这期间不仅“又好又快又稳”地完成了换届选举工作,而且仅25天便完成了1078户的全部丈量、评估任务。

在指挥部从事征迁工作确实是苦和累,特别是有家庭的同志,则更多了个“难”字,每当孩子想妈妈或爸爸时怎么办?

半夜下着大雨,丈夫带着女儿陪着洪洁一起走村入户送征迁大会会议通知;24小时待命的曹钊钊,只要征迁组要查档案,无论是清晨还是深夜,她随时“在线”;发高烧了怎么办,齐浩乾有着“忍”字诀,依然在指挥部忙碌着;早出晚归,和家人基本见不着面的褚国芳,问他家人有意见怎么办?腼腆的汉子只是简单一句“能克服”;裘银委基本上是半夜一、二点钟到家,然后倒头便睡;徐强、娄文飞、许式将、夏积钱、陈邦海、王天平等,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自从参加征迁工作以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常常在睡梦中惊醒……

这些人只是水南区块征迁铁军中小小的缩影,他们不是大英雄,却是每个普通家庭里最不可或缺的一分子。为了征迁工作,他们牺牲和家人在一起的温馨时光,每天早上六七点出门到次日凌晨回家,没有一天休息过。这样的工作强度考验着指挥部每一名成员的身体和意志,但是自上而下,没有一个人喊过一句苦,叫过一声累,再大的事情也得为征迁工作“让路”。他们不为名不为利,舍弃了自己的“小家”,只为水南人民能过上宜居美满的新生活,一路披荆斩棘。

 

村干部齐心做表率

一名党员干部就是一面旗帜

 

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党员干部。党员干部的行动,直接关系到整个征迁工作能否顺利开展。为了水南人民能有一个漂亮、舒适、和谐的家园,水南六个行政村的广大党员干部敢于担当,积极作为,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他们扎根指挥部,和征迁组工作人员同甘共苦,利用自己的本地身份耐心细致做征迁户思想工作,调解矛盾纠纷。涉及到房屋征迁的党员干部,更是做到“四个带头”:带头丈量、带头签约、带头腾空、带头自拆,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带动和影响周围邻居、亲朋好友,支持配合征迁工作。

许式钗是三联村支委成员,虽然正值换届,但他依然担负起一名村干部该负的责任。作为征迁二组中一个小分组的联系村干部,他积极做好征迁政策宣传工作,把征迁的好处向亲朋好友、周围邻居讲透,为征迁组进门做工作开了一扇“大门”。有一次,他骑电瓶车时摔倒了,医院凳子还没坐热,就返回村里继续开展工作。同组的人都劝他在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他摇摇手说:“没事,我还能走,今天的丈量任务还没完成,我们要抓紧,可不能拖了后腿。早点完成任务,拾得路就能早日打通,水南人民生活才能更好。”

三联村党支部书记许海洋,有自己的园林市政工程公司。正当公司业务繁忙时,水南征迁工作也开始了,于是他放下公司的业务,一心扑在征迁工作上。他曾说:“自水南征迁工作开始后,已好几个月未到公司去过了。做征迁户工作,真是好话讲尽,香烟分尽。”而事实也是如此。

他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带领队员深入征迁户家中,情理并茂做工作,耐心细致算细账。他还多次参与征迁户之间的矛盾纠纷调解,是村民公认的“年轻老娘舅”。他说:“拾得路建设,是真正为水南人民造福,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理所当然要支持征迁工作。”特别是到了签约阶段,许海洋更是积极主动地做征迁户工作,动员他们尽早签约,并对在其公司工作的许某等3户征迁户许诺,在丈量、评估、对接期间,你们不用来公司上班,工资照发,同时要求他们带头签约。“如果签约时,在政策范围内受委屈了,不要斤斤计较,要以大局为重,钞票可以到我工地上多挣点回去。”在许海洋的劝说下,不但这3户征迁户及时签了约,连平时与许海洋有业务往来的征迁户,在许海洋的沟通、劝说下,也陆续来指挥部签约。

“我是党员,也是村干部,征迁工作我要带头。”建明村党支部负责人许台君,在征迁工作中带头签约,并且第一时间腾空了房屋,完成了拆除,给其他征迁户做了表率。光明村党支部负责人许卫强,家里人起初都对征迁工作有些抵触,他顶着巨大压力,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带头签约,带头拆除了自家房屋。

像他们这样带头积极支持配合征迁工作的党员干部还有许多许多,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党员干部就是一面旗帜”的丰富内涵,为全体征迁户树立了榜样,带动了征迁户签约的积极性,为征迁工作顺利推进打开了一扇扇“大门”。

 

主动当好“三员”

社会各界力量联动助推征迁

 

把征迁工作形容成一块“硬骨头”一点都不为过,大多人都不愿意去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但是在水南区块征迁工作中,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是指挥部的征迁干部,却主动请缨,和征迁组工作人员一起尽心尽力做征迁户的思想工作,当起了征迁工作中的“三员”:政策宣传员、矛盾化解员、民主监督员。他们为征迁工作的推进献计出力。

许利银是上届市、县人大代表,原民主村村委会主任。水南区块征迁工作开始后他没有让自己置身事外,担任了指挥部临时党委副书记一职,积极做征迁户的思想工作。“我们水南是浙江省第二大自然村,人口有1万多,道路狭窄,汽车进出不便,老房多且破败不堪。房前屋后‘脏乱差’问题突出。为了让水南老百姓能早日搬入新居,过上新生活,再难的工作我也要去做。”在他的努力下,第一户、第二户陆续签约,从而为整个征迁工作开展开了好头。

市、县党代表徐玉姬,充分发挥党代表作用,每天一早就来到指挥部,积极帮助做征迁户的思想工作,多次参与征迁户之间的纠纷调解,是指挥部公认的“最忙碌的人”之一。她说,自己是老百姓的代表,在水南区块征迁工作中要发挥应有的作用,做到上通下达。许尚统是一名老党员,对于征迁工作很支持,他带头签订了协议,但是到了要腾空拆除房屋时,妻子却怎么也不同意。徐玉姬了解到情况后,主动到许尚统家做工作,跑一趟不行,就两趟、三趟……不仅将政策讲透,还把许尚统家的实际困难反映给指挥部,帮助他们妥善解决了难题。徐玉姬的耐心和真情最终赢得了许尚统妻子的理解,许尚统主动打电话到指挥部,同意拆除。于是在第二天早上5点半,徐玉姬又来到许尚统家帮助腾空房屋,一直忙到下午2点多,终于完成了拆除工作。在徐玉姬的积极调解下,刘兰芳、陈爱青等户也陆续到指挥部签约。

在指挥部,参与征迁工作的还有社会各界人士,张守庆、汤千明还有张道钱等,他们扎根在指挥部,帮助做征迁户思想工作,帮助调解矛盾纠纷,全力推进水南区块征迁工作。

水南区块征迁指挥部所有工作人员和水南六村主职干部、党员、“两代表一委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用敢于挑战困难的勇气、善于破解难题的智慧、甘于服务奉献的行动,“以真心赢得民心,以实干赢得支持”,40余天完成1078户征迁户的签约任务,创造了我县有史以来时间最短、完成征迁户数最多的记录,为我县“跨越赶超、裂变发展”推进城市改造项目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收起“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喜悦,这支铁军正挥动着战旗,向新的目标继续奋勇前进。